顾长卫和文青什么仇什么冤,顾长卫是真拼了

上大学的时候,好多同学看《立春》哭得泪流满面,有男有女。我们上的是中文系,在文艺二字被庸俗化之前,专业的“文艺学”绝对是整个学院最高大上的研究方向:它意味着别的同学看小说背人名就能通过专业考试的时候,文艺学的同志们必须读哲学美学文论等一干原著,啃伊美尔齐泽克文心雕龙。要弄清本文时间和文本时间的差别在哪里。古今中外,越难读越躲不过去,等这些都学完考上毕业上班,好不容易进了学校,人家看你的文凭上“文艺学”哈哈一笑:原来文艺还能有专业啊!你想教哪门?语文还是美术?因此,当那个只是追求大文艺(文化艺术)就差不多舍了命的王彩玲被描述后,整个专业的心情都不好了。

乱炖、拼贴、生硬的转折,通篇的北京采风和微信广告。即便如此,还是想给顾长卫的《微爱之渐入佳境》点个小赞。
为了和同行撕X,老同志是真拼了。广邀明星客串、架起机枪扫射,唯恐漏了哪个大腕儿。据说第一次拍纯商业片的顾导,鼓捣出了一台企业年会风格的电影。如果有娱乐圈内部场,还真不知道谁的脸会青,谁的脸会绿。
在《微爱》的字典里,是没有“节操”二字的。主角用陈赫,绝对是明智之选。顾长卫用实际行动表明,在偌大中国找不出一个演技派年轻人的危急存亡之秋,可以通过修改戏份,让主角本色出演。沙果与生俱来的贱,就写在“曾小贤”的脸上,直接做自己,就算入了戏。
影片一开始,尿急的陈赫跑到厕所,拉住同样尿急的姜武拜码头。姜武直接回了一句:“憋着泡尿呢,能让尿先飞一会儿么。”直接拿人老哥开涮。
佟大为演的保安误将陈赫认作小偷,陈赫贱贱地回了一句“no
education”。佟大为劈头盖脸回嘴:“你才没文化呢,我上过新东方。”顾长卫唯恐观众不接梗,还硬是借陈赫之口,带出了《中国合伙人》。
《失恋33天》也是顾长卫火力集中的目标。AB陪着陈赫去看精神科,文章扮演的大夫往那儿一坐,AB一张口“你不是王小贱么,王大夫。”在纠正无数遍未果之后,文章对着AB扔下一句,“黄大夫,黄晓明的黄。”
若是《微爱》仅限于此,就都还好。但顾长卫还拿自己说事,对圈子里的乱象动刀。譬如镜头掠过北影厂,旁白配了一句“文艺青年的批发市场”,就这么狠狠地嘲笑同辈的过往。又譬如电影投资人围坐,“让男主角叫小奶牛干娘叫小蛮牛干爹”、“冰清玉洁(四姐妹)一定会给中国电影带来清新之风”、“现在投资电影就像15年前投资房地产”之类的话语,早已不是单纯的调笑了。
整部电影里,毛阿敏扮演的横店一枝花和蒋雯丽客串的包租婆,其实是两个有意思的角色。如果横店一枝花代表了向上的活力,所谓草根的逆袭。而包租婆的形象,则是纸醉金迷的表象里掩藏的人性余晖。从被亲一口之后那句“我的妈呀贵圈真开放”,到最后唱歌剧,乍看是对《立春》的反讽,最后要是要拖一个光明的尾巴。至于顾长卫自己客串的烤鸭师傅,聋哑人的设定,也是有意为之。
顾长卫是聪明人,对外宣传的口径是“把这个时代都植入进去”。只有“大数据”,才能掩盖影片本身的支离破碎。不提站着跪着还是躺着,单单罗列世间万象,博观众一笑的同时,就试图把钱挣了。
为此,才有“你潜规则我吧,别潜规则我女朋友了。对我做什么都行。”或是陈赫往AB肩头一靠,“我也是你的女人啦。”之类的桥段。也是同样的理由,讲几个带颜色的笑话,最后的收尾,还是要往梦想与现实上靠,再得出“生活真是最牛逼的编剧”的结论。
不知道老同志这么低姿态猛火力能收获多少票房,至少在影院里,观众是由衷的欢畅。可笑完了,想想曾经参与过《红高粱》、《霸王别姬》,拍过《立春》的导演,竟变成这个样子,大概“把这个时代都植入进去”,终归连自己也未能幸免。

 
让我们拿出顾长卫的照片,再一次正视这个第五代标志摄影师兼导演:这家伙虽然其貌不扬,表情木讷,但是绝对是第五代里最狠的那一个。怎么样体现一个人狠?放狠话、下狠手,那都是基本面,顾长卫狠在一是对自己下手,从北影毕业必须是个文艺青年吧?他在各部戏里疯狂糟改文艺青年,糟改之狠,让你怀疑这究竟是源自深刻的同情,还是残忍的嘲笑?顾导更狠的地方在于:为了完成这种糟改蹂躏,他不止一次从自己的女人身下手:蒋雯丽同志,金婚里美得老男人们前列腺发炎的女同志,变成了《立春》里的龅牙王彩玲,《微爱》里的烫头包租婆,都这些因为爱文艺就直接失去女性特质的文艺病症候群。对比陈凯歌镜头下的陈红、老谋子镜头下的各位谋女郎,你就能得出一个结论:如果不是受过文艺的伤、吃过文艺的苦,打死我也不信他真爱自己老婆呢,一般导演和男人,谁干得出这种事啊!天杀的!到了《最爱》里,他竟然让老婆对着亿万观众骑猪!这是在西游记里都未曾出现过的坐骑!

 
 
澳门新萄京,我们再说说他的新作《微爱》:这讲的是陈赤赤一心当编剧,最后因反复改戏惨遭投资人暴虐的悲惨故事。没错,还是糟改文青。这次糟改,顾导把镜头对准了人类历史上最苦逼且自我催眠最深入的北漂群体。舍去电影中约炮啊萌宠啊跑男啊这些噱头不提,到底还是含着一个讲文艺青年作大死的梗;只不过没有正面应对而是旁敲侧击,选取了一个不典型的样本,毕竟舍得花八千月租在双井2室那绝对是有家底经折腾的文艺青年。影片动人之处在工体撸串一幕,陈赤赤半醉后说,为了写剧本付出那么多。这就是在顾长卫标志性的虐心:文艺梦想与操蛋现实,明知道这玩意儿说来伤心,但是一定要拉出来,撕破皮,展开看:恶心吗?吐了吗!怕了吗!以后还敢不敢了!?

 
看上去顾长卫的电影都在讲同一个故事:文艺青年没有好下场!你可能要问,顾导和文艺青年什么仇什么怨!我告诉大家一个真相:文艺青年癫狂、偏执、自以为是,基本上不是好人。文艺女青年穷游、打文艺炮、偶尔堕胎,文艺男青年gay气浓郁、不务正业、吃低保,玩摇滚扰民,偶尔吸毒;男女青年之间还xxoo、交叉感染,这都是社会极大的不稳定因素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中央综治委委托顾长卫同志处理,并配发了蒋雯丽这个助手。他们通过拍摄文艺青年警示片,劝广大文艺青年悬崖撒手、浪子回头,放弃抵抗、回归社会,将自己的三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齐。

 
是的,就是这样的。鉴于读者文艺青年读者众多、品种各异,我要郑重提醒一句:打死不能看顾长卫!勿谓言之不预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