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initi风华_科学幻想灵异_好医学网

十年前曾自驾车游览过泰山,记得当时外地车还可以开到中天门停车场,因为时间关系,只是简单地浏览了泰山雄伟的外貌,匆匆而过。因为这次是休闲逍遥游,可以仔细品味泰山的内涵。8月26日,在泰山腹地整整寻觅了一天,27日实在是体力不支,两腿像灌了铅似的,痛得抬不起来,只好就在岱庙的碑文前咬文嚼字,拜读泰山这部“石头史书”,试图解读泰山文化何以成为集传统文化之大成者。
泰山,自古以来都被认为是一座神山、圣山,泰山一直作为一个高大、高尚、坚毅等形象加以赞扬。泰山具有自然的、历史的、文化的三重价值,所以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、文化遗产保护区。自然遗产暂且不说,单就文化方面,足以让世人叹为观止。
泰山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,大汶口文化陶器上的象形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,历代帝王亲临祭祀封禅,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,所以泰山文化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沉淀。中国传统文化基本上是由儒家文化、释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组成,而这三个系统的文化在泰山有着不同侧面的反映。
泰山是一座代表国家政治的帝王之山,历代帝王都提倡“以儒治世、以道治身、以佛治心”的主张,所以,泰山没有狭隘的宗派观念和门户之见,“儒、释、道”在泰山呈现更是“三教一体”的格局。在泰山上有“佛道同宫”的奇特现象,甚至还有神仙鬼怪的府第,可见,泰山兼容并蓄各家之长,成就了泰山文化的内涵。
读泰山

“泰山岩岩,鲁邦所詹”。

当然,由于历史的原因,道家文化在泰山尤为突出。泰山最早的宗教活动就是道教。中国道教是由齐学演变而来,主要以黄老道家、阴阳家、五行家和神仙等思想为特色,其主流是方土之学。道教的理想是“修炼成仙”,注重选择“天人感应”之所,进行内修炼丹。早在战国时期就有方士黄伯阳修隐于岱阴鹿町山洞,人称“黄伯阳洞”。秦汉时期,盛行求仙访药长生不老之术,道教兴起。隋唐时期,道教又有了很大的发展。李渊尊老子李聃为祖宗,封其为“太上玄元皇帝”,并宣布“道第一,儒第二,佛第三”地位排序。宋王朝,尤其是宋徽宗禅封泰山后,自称是上帝的长子下凡,崇道之风更烈,号令全国创建神霄玉清万寿宫,泰山道观建设达到空前规模。金元之际,道教达到鼎盛时期,也是全真教在泰山活动最大的时期。王重阳创建了全真教,他提倡“三教一体”,“儒门释户道相通,三教从来一祖风”。丘处机仿照佛教建立全真丛林制,主张出家修真,全神炼气,通过自我修炼得道成仙,进一步革新了道教。成吉思汗曾对丘处机提出“敬天爱民以治国,慈俭清静以修身”的治国修身之道大加赞赏,封为国师。明清时期,道教开始衰落。东岳大帝也被“碧霞元君”替代。
泰山的儒家更有自己的特色。因为孔子在泰山一带活动,孔子的“仁”、“礼”思想,对泰山儒学的发展与兴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在泰山有很多孔子的遗迹与传说,在玉皇顶有“孔子小天下处”,在红门附近有“孔子登临处”;“苛政猛于虎”的故事,就是在泰山提出的;孔子从“泰山岩岩,鲁邦所瞻”到“登泰山以小天下”,在《临终歌》中还提到泰山。所以,人们称“孔子圣中之泰山,泰山岳中之孔子”。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被历代帝王所推崇,可见,儒学的统治地位。孔子,被封为“大成至圣文宣王”,也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泰山北斗。“焚书坑儒”后,儒学受到致命打击;宋代重新提倡儒学之时,泰山成了儒学复兴的基地,泰山书院就是一个重要标志,儒学研究之风世代相传。
佛教在东晋时传入泰山,高僧朗公首先到泰山,在岱阴东创建了“朗公寺”。朗公是西域高僧“佛图澄”的入世弟子。隋唐之际,佛教在泰山到了兴盛时期。隋文帝、隋炀帝都是佛教信徒。隋文帝将“朗公寺”改为“神通寺”,神通寺先后延续了1500多年,神通寺是我国佛教史上的名刹,也是山东地区最早的佛寺。金元之际,泰山的佛教仍有发展。朗公还在泰山西北部创建了灵岩寺,灵岩寺成为禅宗北派降魔禅师的道场,提倡“渐悟”,要求“打坐息想,拘束其心”,并提倡“饮茶提神”之风。辛弃疾在泰山抗金时曾在灵岩寺驻扎,并刻石留念。泰山佛教对日本、朝鲜佛教的交流与影响是巨大的。隋唐时期,日本、朝鲜等多次派学问僧来中国学习佛教文化。日本僧众借鉴饮茶提神之说,开辟了“禅茶一味”的新境界。明代高丽“满空”禅师来到泰山,重新修建了竹林寺、普照寺。普照寺是泰山现存最完整的一座佛寺。泰山的佛塔,附有铭记和墓碑,记录了佛教在泰山的发展史,是泰山悠久历史的一部石头史书与书法艺术的宝库。
泰山的高深,不仅包容了“儒释道”三家文化,还容纳了神仙、鬼怪等原始的民间宗教文化。这次登泰山,沿途看到最多的小摊景象就是刻有“泰山石敢当”的石头工艺品和海棠树上挂满了系上石子的红布条。其实,泰山的原始宗教里影响最大的就是“泰山石敢当”和“泰山老奶奶”。“泰山石敢当”是远古人们对“灵石”崇拜的遗俗,古人把石头当作山神祭拜,各地的山神都是镇神,能够镇守一方平安,而泰山自古以来都被认为是“配天作镇”的传说,所以才有“泰山安则天下安”的说法。由于泰山有镇乾坤的威力,因此,取泰山上一块石头来镇宅安家,就会“石到病除”的神话,具有“镇妖辟邪”的功效。“泰山老奶奶”就是对“碧霞元君”的尊称,“碧霞元君”主宰生育,具有治病救人的神通,是万能之神,所以,高居于泰山极顶,受人敬仰。在重男轻女的时代,谁不希望自家男丁兴旺?!这样,就不难理解泰山的树枝上挂满用红线拴住石头的布条了,原来是取“栓子”、“压子”之意。
由此可见,泰山自古以来就是儒、释、道“三教”的兴盛之地,也是民间宗教的摇篮。从泰山古建筑的布局来看,泰山之阳以道教宫观为主,佛教庙宇一般都在泰山之阴,或者在泰山的西北麓和东南麓,只有普照寺和竹林寺位居泰山之阳,但也离开主盘道。隋唐以前“三教”以斗争为主,但也有融合;宋元以后以融合为主,但也有斗争,构成了泰山文化的多元性,其影响涉及到泰山的方方面面。三教共存,相互斗争,相互制约,防止走向极端,同时“三教”也相互融合,相互吸收其精华,彼此创建了各自的思想体系,共同构建了泰山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。泰山这种兼容并蓄的文化精神,铸造了泰山文化的博大精深,任何一个领域的文化,都能让人仰止,泰山是一部永远无法读透的史书。

“天门一长啸,万里清风来”。

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

“峨峨东岳高,秀极冲青天”。

历代吟咏泰山的名篇佳句林林总总,数不胜数。是文人骚客的情有独钟?还是泰山的“花香”引领“蜂蝶”翩飞?

我登过两次泰山,总觉得这与泰山的文化相关。

记得首登泰山是冬季,寒风凛冽,与清乾隆三十九年姚鼐登山时节大同,不过没有降雪。那一日,一口气上得南天门回望壶天阁,遥参斗母宫,畅怀临风,吼断烟云;绝顶之上,“东北望吴野,西眺观日精”;群峦吻城廓,“迢迢造天庭”。其夜,蜷席“团长”,三更不寐,裹衣船石,呼唤日出。须臾,天际五彩,红光摇承,火球徐升,赤色如丹,都说目极处是东海。

再次拜谒,春雨潇潇。不过这次少却了攀登劳累,乘坐缆车浏览了临空的风景。山脚雨霖霖,远望雾蒙蒙。稍时,车出霁障,“林峦类拱抱,涧壑如交际”;“片石含青锦,疏松挂绿丝”。及至岱冠,“山谷云吐变明晦,丰与岩谷生朝晡”。重仰碧霞元君,走天街、步峰巅,日悬中天,云蒸山舞,海天一际,世界苍茫,飘摇欲仙。

说来泰山被誉为五岳之尊,应首推宋代的思想家石介,其诗云:“七百里鲁望,北瞻何岩岩。诸山知峻极,五岳独尊严。寰宇等来小,龟蒙视觉丸。此为群物祖,草木莫锄殳”。但斗胆妄言,我倒觉得其“尊”源自厚重的文化。打开泰山这本书,依次可见封禅文化、神文化、道文化、儒文化、佛文化、石刻文化、当然还有“戈”文化、民俗文化等等不一而足。

在山之上筑土为坛以祭天,报天之功曰“封”;在山之下除地,报地之功谓“禅”。“封禅”一词始见于《史记·封禅书》和《史记·齐太公世家》。据司马迁记述,秦以前有72代君王封禅泰山,这是任一座山岳不可比享的殊荣。

为什么要封禅呢?《五经通义》云:“易姓而王,致太平,必封泰山。禅梁父,何?天命以为王,使理群生,告天下太平于天,报天地群神之功”。或歌功颂德,“符瑞”呈现。实质上无论如何“封禅”,不过是历代帝王“君权神授”托词形式,把“天”比作上帝,把自己当作“天子”,把地处东方离天近的泰山视为与天对话的佳场所,告人代“天”行道,王者天下,以达巩固统治地位之目的。

秦以后到泰山封禅的帝王历十二位,数汉武帝刘彻封禅次数多,二十一年间,八临泰山,五次封禅。

屈指数来,秦始皇封禅立石颂德,文礼秘藏;汉武帝封禅存遗明堂、汉柏、无字碑;东汉光武帝刘秀封禅以一特性于常祠泰山处;唐高宗封禅遗存鸳鸯双束碑;唐玄宗封禅留禅地玉牒文,诏封泰山神“天齐王”;宋真宗封禅加封泰山神为“仁圣天齐王”,扩建岱庙,建嘉宁殿、天宁殿,摩崖镌刻等,规模颇大。但滑稽的是打了胜仗,却鉴订了屈辱的“澶渊之盟”,使封禅变得毫无意义的欺骗和自我欺骗,成了后一位封禅皇帝。之后,帝王临泰只祭不封。尽管如此,“封禅”的历史文化却成就了泰山作为国家社稷的镇山这一神圣地位,“国泰民安”即是诠释。

泰山又是儒文化的摇篮。孔子的故乡曲阜离泰山仅几十公里,可以说具有儒文化特色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根基就在于斯。

www.1495.com,传孔子作《邱陵歌》,咏泰而述仁道之艰:

“登彼丘陵,峛崺其阪。仁到在迩,求之若远。遂迷不复,自婴吞蹇。喟然回虑,题彼泰山。郁确其高,梁甫回连。枳棘充路,陟之无缘。将伐无柯,患兹蔓延。惟以永叹,涕霣潺湲”。

《春秋·左转》记述孔子大义凛然以德仁礼义向齐景公彰扬鲁风讨地的“夹谷之会”就发生在泰山脚下。

孔子一生多次登临泰山,至今留存许多胜迹。传岱顶日观峰南是当年孔子登泰故址;岱顶西北桃花峪猛虎沟是孔子叹“苛政猛于虎”处;一天门北是孔子登临坊;岱顶天街路东有孔子遥望曲阜的“瞻鲁台”,以北有孔子崖,又称望吴锋。而坐落在望吴锋下的孔子庙是全国名山唯一的一座儒家庙宇,史上帝王官贵登泰必先谒拜以求“文以治国,国泰民安”。

《岱史》云:“孔子,人中之泰山”。可见孔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正如岱顶孔庙题联: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,可以语上也;山乎其类,拔乎其萃,宜若登天然”。

孔子在泰山的活动,对泰山儒学兴起推动巨大。相辅相承,泰山影响了孔子,甚至成了孔子一生理想追求的象征。其临终前歌曰:“泰山其颓乎!梁柱其摧乎!哲人其萎乎!”毫无疑问,泰山促进了以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为中心的儒学发展。宋代兖州奉符人石介创办了泰州书院、徂徕书院,形成一代“泰山学派”。其“理”、“气”、“道统”、“文道”论可谓理学的筚路蓝缕,如今仍遗存五贤词。

泰山神文化是泰山及其周围地区的民间宗教,带有原始宗教的特点,是道教泰山化的历史演变。以“碧霞元君”和“泰山石敢当”为代表。

碧霞元君,全称天仙玉女泰山碧霞元君。来历三说。一为黄帝所遣玉女。说黄帝岱岳观时,曾派七女往泰山迎西昆真人,玉女乃七女中修道得仙者。又说为泰山神之女。再传为汉代民女石玉叶。三岁解人伦,七岁辄闻法,尝礼西王母,十四岁得曹仙长指,入泰山修焉。岱顶有玉女池。至明代,泰山玉女始称“碧霞元君”,主生济世造福,有“北元君、南妈祖,灵佑九州”之说。是人们反思生命回报母亲的精神偶像。故立祠于泰山之巅,奉祀不绝。

“泰山石敢当”则是远古人们对灵石崇拜的遗俗。石敢当传为泰山壮士,英武过人。曾为员外家驱妖除怪,后人以其名刻石镇妖。因此,如今城门、街头、巷陌、堂倌不时见“泰山石敢当”五字石碣驱邪避恶,逢凶化吉。甚至扩展影响至国外华文地区,表现出独特的民族“平安文化”。

道教文化是泰山文化的主流文化。远古时期这里就有鬼神崇拜,巫术占卜。作为道教“天人感应”的具象,泰山引证强化了道德理论。从泰山古建筑布局看,从山下岱庙、王母池、红门附近的红门宫、一天门、斗母宫、直到山顶的碧霞元君词,无不充斥着道教文化的踪迹。

泰山道教以黄帝老庄思想为源,方土为流。秦汉有北极真人安期生,曾与始皇畅谈三昼夜;祈灶求福、种谷得金的李少君,曾为汉武帝炼丹;还有道乐师预知祸福的稷邱君。东汉时,“张天师道”弟子崔文子修道泰山练就“黄赤散丸”,救万人于瘟疫。魏晋时期有隐形不隐言的道士张忠作灵芝丹药,开导养之法。唐宋时道士主持封禅礼义,明清时遍修道祠宫观,留下诸多遗址。

佛教文化在泰山文化中居从属地位。其寺庙主要分布在泰山主线以外的地域,比如普照寺、竹林寺、灵岩寺等居泰山麓或山脚。泰山佛教属禅宗。开山祖僧是西域龟兹国高僧佛图澄的入室弟子僧朗。僧朗的弟子慧瑞后来赴西域取经,回国后在长安帮助鸠摩罗什译经。

前秦皇始元年,僧朗于泰山西北建朗公寺,遗存四门塔,千佛崖造像。后又建灵岩寺,规制宏大。被古称天下四绝(浙江天台国清寺,南京栖霞寺、江陵玉泉寺,灵岩寺)之首,其殿宇36处,一亭阁18座,石刻碑碣愈百,甘露、卓锡、白鹤、袈裟诸泉不竭,胜景比是,步换景移。明代王世贞云:“游泰山不游灵岩,不成游也”!

引人入胜、发人深思的是泰山的石刻文化。

自秦以来,泰山石刻愈两千处,分秦汉、魏晋南北朝、隋唐、宋元明清、近现代五个时期。形制、内容、特点各异。

秦代石刻为碣,嬴政公元221年统一中国后五次出巡,立石7处,今存《琅琊刻石》86字和《泰山刻石》10残字,为“斯臣去疾昧死臣矣臣”。书法为小篆,现立于岱庙东御座院。据司马迁《史记》所载,《泰山刻石》为韵文,每3句为一韵,6句为一段,共6段、12韵、36句、144字,内容主要歌颂始皇统一中国功德。

汉代石刻多为封禅书,崖刻、碑、画像石。汉武帝在泰山立石二丈一尺,曰:“事以天礼,立身以义,事父以孝,成民以仁。四海之内,莫不为郡县,四夷八蛮,咸来贡职。与天无极,人民蓄息,天禄永得”。至东汉石刻内容丰富、形式多样。刻石、碑刻、摩崖、画像石、造像繁盛。光武帝登泰山立碑,后和帝、安帝、顺帝立碑带穿篆书。泰山现存《衡方碑》、《张迁碑》。

泰山岱庙碑廊现存西晋秦始八年《晋任城太守夫人孙氏之石碑》,还有北朝石刻7处,其中墓志2处、造像记两处,佛经摩崖刻经3处。

隋唐时泰山石刻形制多样,皆为篆、隶、楷书,刻记、题名、题记、铭文共存。如今岱庙存有《陀罗尼经幢》、《隋张子初等造像记》、唐《泰山铭》。

宋元宁明清时泰山石刻更为丰富。题名、题词、题记、铭文繁多。有宋代《大宋天齐仁圣帝碑》等7处,有明朱元璋《去东岳封号碑》,有清康熙《登岳诗》、乾隆《泳朝阳洞》。其达官贵人的游记题字更是纷繁。如:明嘉靖三年泰安知府金棨题“气通帝座”,康熙已酉年泰安使者祁国祚题行书“举足腾云”,道光辛丑仲夏长白宝题“拔地通天”,光绪戊申五月顺德辛跃文题“昂头天外”,光绪丁未孟夏泰安府宗室玉构题“五岳独尊”等,不枚胜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