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段历史

       历史记载中的骊轩古城跟电影中有点出入,但是世界上的未解之谜大多是通过电子媒体进入我们的眼球,在看电影之前,我不知道有骊靬的存在,可能也是因为我是历史盲,但在看完电影后,我迫不及待去了解这个神秘的历史古迹。
       想起谢娜在美国通过视频为成龙送的一份礼物,国外的人可能对中国的综艺明星所知甚少,但是说到成龙,却是不知者甚少,这部电影成龙没有过多的去追寻电影中的角色,因为他表现的就是自己,忠义和人性的诠释,为了朋友的大义,为了霍去病将军的遗愿,为了36国和平相处,化敌共存,他战至最后一刻。
       这部电影是以重现的形式展现在观众眼前,不看到最后可能无法理解电影开头的铺垫,个人认为是一部很好的还原历史故事的电影,虽与真实的历史可能有不同,但是历史都是考究出来的,谁也不能保证历史就是绝对的我们所知道的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本片的评价一直不高。虽然比起《上帝之城》、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,尚有一段距离,但已经隐约有雏形,有好几条主线,颇具功力和深度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主线,系对暴力的诠释。本片有大量暴力同血腥的场面,可能令好多观众反感。讲真我看完之后情绪都受到冲击,感到内心害怕。通过这种方式,影片解读了暴力秩序演变的一个片段。一方面有点类似早期的《黑雨》,讲述日本经济腾飞时代,黑帮新一代冲击旧有规则,令到暴力泛滥一发不可收拾;同时亦讲述了一个道理,某些弱者抬头后变身流氓,其BT和暴力程度,通常比上一个流氓,更加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本片最大的亮点,是从一个更加悲痛的角度,去记载近二三十年大量国民为生计出走海外当黑工这样一段历史。其中着重描写了海外黑工的艰辛,以及剖析了华人骨子里的劣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海外黑工艰辛和屈辱描述得很真实,垃圾场、下水道、还有很多下三滥的工作,是当时海外华人黑工的唯一选择。电影里面黑工们在“家里”因为多读喧哗被房东责骂的片段令我很深刻。很久以前,我家小巷对面楼下的一个狭窄的旧仓库,也出租给了一些外来务工人员。他们的确是很吵闹,试过几次深夜开音乐,喝酒吆喝,引起公愤。现在回头看,他们其实也很劳累,出门在外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与生活艰辛相比,本片对华人民族性格的劣根,则作出了更加深刻的审视与思考。华人好内斗,内部帮派林立,相互之间争斗不断,大家都目光短浅。就是团队内部的,也是勾心斗角。其中一些片段很有意思。
        本片也用了一个很老套(我也很不喜欢的方式)来煽动民族情绪。在一个酒吧外帖了“中国人不得进内”的纸条,片中吴彦祖扮演的黑工,和酒吧主的女儿交朋友聊天,被店主叫日本混混痛打了一顿——不过这是老瓶新酿,店主是个同胞——老华侨。
        片中的“台南帮”是作为日本黑社会下层打手的角色,心狠手辣面目狰狞,同时又有着自己庞大的野心,其老大还和日本人达成交易,想去暗杀日本黑道的老大。我回头才发现,“台南帮”这个名字很有技巧。台南属泛绿,和福建人的秉性较接近,和台北中央的“外省人”是不同利益阵型,在岛内也属于利益和诉求被压抑的弱势,因此也面临过被迫到海外谋生的境况,和片中的大陆黑工境况是相似的。而他们今天是分裂闹得比较疯的一伙——不知道现实中是不是有这样的台南帮,不过这个名词的选择,还是有点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个民族,这是一个羞辱的历史,但我们自己应该铭记于心。片尾说,“自2000之后,中国经济陆续好转,偷渡人潮开始减少”,虽有阿谀奉承之嫌,但可以说,过去甚少有电影,能从一个这么血泪和悲痛的角度,去记载海外黑工的艰辛;更加没有影片,能这么深刻地剖析本民族品性深处的劣根——对于这段历史的承载,这部商业片算是很及格了。

澳门新萄京,        几个主要演员,在本片演绎中也有突破。成龙不再是过去高大全的形象,吴彦祖也不是酷帅NO1。这个感觉挺好。尤其喜欢吴彦祖刚得到栗子车,学者小贩叫卖唱歌的一段,几得意——但另外一位网友评论,说是成龙硬要估计自己的形象,把本片后半段毁了,没尽演员的职责,这点我是相当同意的。事实上本片还有不少不足之处,最严重的就是成龙演绎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角色前后的性格表现不一致。影片想打造一个在生活压迫下,有能力做出反抗、能成大事、决断勇敢,但善良有品格底线,一直想从良的好人。直至成龙收山去卖农机用品,这个角色塑造还是成功的。
        但后头成龙劝退从黑兄弟的戏份,则显过度婆妈愚昧。成龙初到东京,目睹昔日恋人徐静蕾已嫁给日本人那刻,表现出惊人的决断和坚强;面对之后总总突如其来的灾难和变故,始终保持大将风范。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狠角色,说他想回归平静和田园,那是有可能的。但是如果说他不同人情世故到,不知道手下兄弟在贩毒,不明白手下涉黑成瘾不肯离去,这就绝不可能。就算要去劝退,撞过第一次板,正常智商的早就撒手不管,自己远走高飞了,还有第二次去送命?

        日本黑帮村西弘一角色,越到后期越显低能弱智。他已经被台湾帮暗算过一次,要不是成龙凑效救了他,就要完蛋了。后头他居然还敢只身出入华人的地盘而不带心腹保镖?最后出事的时候,居然无法找到任何心腹手下来救驾?他已经是社长了,按照日本习惯,应该是终身制的,何必急于一时,去骚扰帮内另外一股势力?

        成龙的小弟,按理说骨子里,都是打工仔,最多是小流氓。被压迫得太厉害,在一些有能耐的领袖(成龙)煽动下,偶尔爆发一下是有可能的;但成龙从良去买农机设备之后,他们只是乌合之众,应该是没可能成大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龙前后2次和台南帮冲突,但他居然没被别人回头立刻杀掉,按照正常逻辑,台南帮不可能放过他,他们干这种事情也不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影片为了效果,把华人帮的风头夸大的。在日本这样一个提防外来势力的国家,面对警方和黑社会的压力,华人的能耐没可能发展到后来这么嚣张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