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澳门新萄京】肠易激综合征典型验案,大肠咳案

经文:肺咳不已,则大肠受之,大肠咳状,咳而遗失。

抑木扶土调肝脾 久泻不止温肾阳

病例:周某,男,65岁,原有慢性支气管炎10年。此次发病缘于3个月前不慎受凉,致使咳嗽加重,前医给予抗生素、清热类中药,咳嗽曾一度减轻。近1个月咳嗽次数增多,夜间为甚,但咳声不扬,痰液稀薄不多,患者尤感痛苦的是夜里咳嗽时容易大便失禁。刻下诊见:咳嗽,气短,语音低微,咳痰不多,质清稀,时有流涎。望其面色白光白,舌质淡,苔薄白,诊其脉沉弱无力。询知患者微恶风寒,小腹不温,平素容易汗出。辨病为大肠咳,证属肺气不足,肠寒不固。处方:黄芪30克,白术12克,防风10克,款冬花15克,白前10克,半夏12克,五味子10克,乌药10克,干姜12克,赤石脂30克,炙甘草10克。4剂,水煎服。

肠易激综合征临床常以腹痛和腹部不适伴排便习惯改变为特征,是较难彻底治愈的胃肠道功能性疾病之一。导师沈舒文教授认为,本病的基本病机是肝旺乘脾,脾土受伐,正如《景岳全书·杂症谟·泄泻》曰:“凡遇怒气而作泄泻者,……此肝脾二脏之病也。盖以肝木克土,脾气受伤而然”。治以抑木扶土,调理肝脾,以痛泻要方为主方,“痛责之肝”,抑木即泻肝,重用白芍30克,配木瓜与甘草酸柔甘缓泻肝木,缓急止痛;“泻责之脾,脾责之虚”,炒白术、陈皮配党参扶土健脾止泻,防风荡风化湿。对情志致病明显者,加合欢皮、白蒺藜解郁平肝;对泻泄重者,先配肉豆蔻、干姜、吴茱萸等以温中暖脾止泻;若久泻不止,认为是“下元失守”,“脾阳之根在命门”,配制附片、补骨脂等补肾暖脾可取效。

二诊:咳嗽减轻,已经不恶风寒,小腹觉温,汗出不多,咳嗽时偶有大便失禁。效不更方,继服7剂。

典型验案

三诊:症状皆减。原方减去乌药,加乌梅12克,改干姜为15克。7剂,水煎服。药后病遂告愈。

寇某某,男,50岁, 2013年9月8日初诊。

按:本案患者为老年男性,咳嗽伴见大便失禁,符合“大肠咳”的范畴。关于大肠咳的成因,笔者认为,因为风寒久羁,加之寒药杂投,肺气亏虚,“肺与大肠相表里”,肺气不足,则大肠气亦虚弱,日久肠寒不能固涩,则咳时遗屎。明代医家王肯堂提出用桃花汤治疗本证。桃花汤出自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,方由赤石脂、干姜、粳米组成,原治脾肾阳气衰微所致的久痢。方中赤石脂涩肠固脱为君,干姜温中祛寒为臣,粳米养胃和中为佐使,助赤石脂、干姜以厚肠胃。诸药合用,共奏温中涩肠之效。《本草纲目·主治第三卷 
百病主治药》中也载有“赤石脂:咳则遗屎,同禹余粮煎服”。笔者案中以桃花汤合玉屏风散补益肺气以助肠气固涩之力,更加止咳之品,实践证明其效专而力宏。因患者小腹不温,故加乌药温散肝经寒邪。方中防风、五味子、乌梅、炙甘草四味实际上是当代名医祝谌予的“过敏煎”,笔者临证对过敏性肠炎、过敏性咳嗽用过敏煎加减多效。

患者主诉“腹痛、腹泻、肠鸣1年,加重1月。每因工作紧张则腹泻,严重时日约泻4~6次,便前腹痛,便后消失,常感腹内作响,多次查肠镜正常,诊断为:肠易激综合征,多处治疗未愈。舌淡红苔白,脉弦。

辨证:肝旺脾虚,肠失固摄。

治法:泻肝补气健脾,温肾固肠止泻。

方药:党参20克,白芍30克,炒白术20克,陈皮12克,防风10克,木瓜20克,附片10克,干姜12克
,补骨脂15克,肉豆蔻10克,乌药15克,合欢皮15克,炙甘草6克。12剂,日1剂,水煎服。

二诊:腹痛消失,大便正常,以上方为基础方调治2月痊愈。

便意不尽兼坠胀 运脾罔效升清阳

本病若以结肠运动障碍为主者,常大便次数增多,便后仍感便意未尽,可伴小腹坠胀、肠鸣,此为脾胃清阳下陷,湿浊下滞大肠所致,即《内经》所云“清气在下,则生飧泄”之故。沈舒文常从健脾升清、化湿行气治疗,方用七味白术散(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木香、葛根、藿香、甘草),下腹坠胀加黄芪,与方中葛根升发脾胃清阳之气,一般泄泻、坠胀可见效。但若泻仍不止者,他认为升阳必“荡风”,所谓荡风者,以升浮表药如防风、升麻,方中藿香之属以鼓荡脾胃气机,“以助升腾之气”。他治泻尤重用风药,认为肠胃虚而泻,“空谷”生风,受外风而泻,风陷“虚谷”,“如地上淖泽,风之即干”(《医宗必读·泄泻》),对便意不尽在运脾升阳的同时配枳实、槟榔、莱菔子之属行气导滞,调理胃肠气机。

典型验案

马某,女,41岁,
2013年1月8日初诊,以“腹泻、小腹坠胀2年,加重2月”为主诉。两年来大便稀,日约2到4次,排便时小腹坠胀,多次查肠镜正常,诊断为肠易激综合征。近2月因劳累症情加重,并有排便不尽感,舌淡苔白腻,脉濡缓。

辨证:脾虚湿滞,清阳不升。

治法:补脾燥湿,升阳荡风。

方药:黄芪30克,党参20克,白术20克,茯苓15克,葛根15克,升麻6克,防风10克,肉豆蔻10克,陈皮12克,枳实15克,木香10克,槟榔10克,炙甘草6克。12剂,日1剂,水煎早晚服。

澳门新萄京,二诊:腹泻停止,小腹坠胀感消失,排便通畅。以上方为基础方化裁调理,巩固疗效,5周痊愈。

腹泻便滞相兼夹 并举止泻与通腑

肠易激综合征若表现为腹泻与便滞同时出现或交替出现,此多见于结肠运动障碍与分泌功能障碍的混合型,为脾虚湿盛,腑气郁滞所致。脾虚湿胜肠不固则腹泻,腑气郁滞气不降则便滞,沈舒文用健脾止泻与行气导滞并举,称之为纵擒宣摄法度,方药常用理中丸合四神丸温中健脾固肠而止泻,配枳实、槟榔、木香或大黄行气通腑而导滞,纵通与擒止并用,每取良效。

典型验案

万某某,女,48岁,
2014年6月18日初诊,以腹泻、肠鸣2年,排便不畅1年为主诉。两年来常稀便、肠鸣,便前腹部不适,近1年来上述症状未减,又逐渐出现排便不畅,严重时排便像“挤牙膏”样。多处治疗,肠镜等检查正常,诊断为:肠易激综合征。舌淡苔白,脉沉细弦。

辨证:脾虚湿盛,腑气不畅。

治法:健脾固肠止泻,通腑行气导滞。

方药:人参10克,炒白术20克,干姜15克,白芍30克,陈皮10克,防风10克,补骨脂15克,肉豆蔻10克,枳实30克,炒莱菔子15克,槟榔10克,木香10克,炙甘草5克。12剂,日1剂,水煎早晚服。

二诊:大便基本成型,便前腹泻消失,排便通畅,偶尔有肠鸣。以上方为基础方调治3周痊愈。

肠鸣腹泻稀水便 分利兜涩固大肠

患本病者平素多有大便不实,每因饮食不慎或情志变化可突发水样腹泻、肠鸣、阵发性腹痛等小肠功能障碍的显著表现,此为肠内水湿过盛,内迫下注为患,沈舒文用分利水湿与“兜涩”固肠实大便并治,每获良效。分利水湿常用春泽汤:人参10克,茯苓12克,猪苓15克,桂枝10克,泽泻15克,白术15克(可肉桂10克易桂枝),称为“开支河”,利小肠而以实大肠也,正如《医宗必读·泄泻》云“使湿从小便而去,如农人治涝,导其下流,虽处卑隘,不忧巨浸”,与此同时,配四神丸、乌梅、石榴皮、赤石脂等温脾兜涩固肠药止泻,认为兜涩药可以擒津固肠,拟制肠蠕动,延长水谷在肠道的停留时间,使得大便转为正常。

典型验案

谢某某,男,28岁,
2014年4月16日初诊,以“间断腹痛、腹泻2年,稀水样便半月”为主诉。患者平素大便不成形,脐周不适,间断腹痛,西医曾诊断为肠易激综合征。近半月受凉后出现泻稀水样便,日约3到6次,肠鸣,脐周隐痛。舌淡苔白腻,脉沉缓。

辨证:寒湿濡肠,水湿下注。

治法:分利水湿,固肠止泻。

方药:人参10克,肉桂10克,白术20克,泽泻10克,茯苓15克,猪苓15克,干姜15克,补骨脂15克,肉豆蔻10克,乌梅30克,砂仁4克,赤石脂30克,枳壳10克,炙甘草5克。12剂,日1剂,水煎早晚服。

二诊:服上药后腹泻止,大便转正常,开参苓白术散3盒,健脾止泻,巩固疗效。